• 加个丽字

◇苏五

“爸爸,电视上在报道你呢,说你开着一辆‘老爷车’驰骋在川西大地上呢。”电话中,儿子稚嫩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到11年前。

1

2010年国庆节,组织安排我到302试气队担任平台经理。当时,302队已经停等了两年半时间,只剩10个人倒班看守设备。

“苏经理,这是咱们2002年配套的钻机,一部老爷车。”看守设备的刘师傅向我介绍。

看着杂草中锈迹斑斑的设备,我一时无法接受,产生了退却的念头。

“苏经理,你好呀!”在我愣神时,耳边传来热情的问候,“我是咱们队的党支部书记张宝峰,兄弟们都在盼着你来呢。两年多了没挣到钱,好多人都走了。我不敢走,我怕我走了这个队就散了。”宝峰的话语透着坚定和不忍,我的希望之火燃烧起来,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支队伍拉起来,干出成绩,让兄弟们挣上钱。

说干就干!我和宝锋通知老员工归队,向公司申请增加新员工。我们从设备防腐搞起,把“枪”擦亮。短短一个礼拜后,停了两年多的302队又开张了。

然而,新队伍的管理并不一帆风顺。

有一天,我处理完工农关系回来,发现队上竟然没有人。问值班的技术员。技术员一脸淡然:“现在关井放喷,没什么事儿,大家都出去玩了。我们以前都这样,早就习惯了。”

上班期间竟然如此嚣张地脱离工作岗位,这还了得,更何况这种情况已经成了常态!我有些震惊,但转念一想,这种状态恐怕一时不好改变,强硬的管理方法很可能使员工产生抵触心理。我决定改变策略。

第二天,我把所有员工召集起来,带领大家一起“玩儿”:分班组拔河,打勾技,比赛背空气呼吸器,并在“玩儿”的间隙普及专业知识,组织班组检修设备。慢慢地,大家改变了以前的思想,上班期间都能坚守岗位了。

2

2011年11月,我接到公司通知,302队参加川西钻井会战,这消息令大家很振奋。老司机长苏春华却很担心:“苏经理,咱们这套设备只能试气,要是去钻井,怕是要更换很多设备,除非你把设备配齐,否则我们是不去的。”

听到这番话,我有些吃惊:“苏师傅,您这是为难我嘛。有什么问题,您尽管说。”

“领导啊,咱们队这么多年就是个试气队,人员素质不高,技能操作水平很一般,在套管里起起钻还能应付,真要打井,司钻连井架工的水平都不如,怎么干?给我配一台新柴油机、一台螺杆压风机,我保证机房没问题,但你能保证钻台没问题吗?去了还是搞不成,拿不到钱。兄弟们可不想再过以前那种日子了!”

我宽慰苏师傅:“公司号召我们去川西参加会战,是对我们的信任,也是证明我们实力的好机会。困难肯定有,但是我们要有克服困难的信心和勇气,要有亮剑的精神,不能被困难吓倒,否则我们就是一群熊包。我在这里向大家承诺:如果在川西没把队伍带好,没带领大家一起挣到钱,我就主动辞职!”

我们队是公司第二支开赴川西的转型井队。车来车往,钻机轰鸣,就这样,川西会战拉开帷幕。

虽然前期作好了迎接困难的各种准备,但是现实还是比预想的更加艰难。由于是试气队转型,而且队上新员工占三分之二,施工无法正常进行。很多人钳子不会打、井架不敢爬、刹把扶不好,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,怎么办?那就手把手、一对一地教!于是,我召集队上仅有的几名有经验的老骨干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都在井上耗着,带领大家和机器死磕。终于,在团结一心的不懈努力中,队伍慢慢成长起来。

经过全队的共同努力,第一口井孝蓬104-1H井终于顺利完钻,下套管也很顺利。可是,套管下到底后却启动不了泥浆泵。甲方代表和项目部领导上井调查,给出结论:很可能是套管内掉入异物。

我很清楚这口井打下来不容易,大家都很尽心,井内绝对没有掉东西。最后分析,这口井的套管附件是甲方搞的一个实验品,也有可能是套管附件存在质量问题所致。要查明“真凶”,只有起出全部套管。我干了20多年钻井,起套管还是头一次,说实话,我头都大了。打翻身仗怎么这么难?付出了这么多竟然摊上这样的事情!当时我的情绪非常低落,甚至怀疑自己不是干平台经理的料。项目部领导看出我的心思,安慰我说:“打井哪有不出问题的?这不见得是坏事,也是对你和你们队的一次锻炼,况且现在还不知道井下是什么情况。”

是啊!做事要善始善终,不能就这样被打倒,我选择相信我的兄弟们。在川西冬季阴寒湿冷的风中,我和兄弟们披着雨衣,把套管一根根全部起出来。2500米将近230根套管,经过甲方专家仔细检查,确认是套管附件质量不过关先期损坏导致无法启动泥浆泵。

那一刻,兄弟们笑了,我哭了。

3

历经风雨,终见彩虹。队伍一天天成长,我从繁重的事务中解脱,重新思考队伍的发展问题。

根据我们队设备老旧的特点,我知道,在川西市场,稍深的井我们打不了,更别说4000米以上的深井了。于是,我把我们队的施工战术定位为“短平快”:短,就是打2500~3000米的浅井;平,就是打平台井;快,就是以快制胜。再就是搞好每口井的整体规划,重点做好井下事故预防工作。只有这样,才能发挥设备和队伍的特长。

得益于多年干安全工作养成的习惯,我始终要求员工学习扁鹊“治未病”的思想,做好事前预防,但也要有扁鹊“动刀”的本领。我要求技术员前期做好周边邻井的资料调研,吃透设计方案,制订口井技术措施,分段做好事故预防。一系列措施实施后,生产一直按照我预计的轨迹运行,取得不错成绩。员工们夸赞我是“预言家”,每口井说多少天打完,结算多少钱,上下周期不差5天,奖金总额不差5万元。

两年时间,我们队施工了12口井,完成钻井进尺31000米,没有出现一次井下、人身事故。其中,什邡38-9/10/11三口井连续破纪录;广金16井创造了搬进搬出加钻井施工用时1个月的纪录,钻井周期20天,三开一只钻头一趟钻完井,创造多项区域纪录。2012年,我们队在公司首上万米。在川西大地,在中原参战的16支钻井队伍中,我们这辆“老爷车”战胜一支支装备7000米型钻机的井队,最终扛起红旗!2014年4月,我被公司任命为川西项目部副经理。

4

2014年8月,公司党委安排我到川南项目,负责生产和安全工作。

YS108H3平台是中石油浙江油田部署的开发评价平台,有三口井,当时已经完成一口半井的施工,50203队平台经理由于身体原因请假休息,公司安排我暂时代理平台经理。有了前两口井的施工经验,第三口井的前期施工很顺利,有望创造川南区块钻井周期纪录。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正当我和全队员工准备大干的时候,通往井场的唯一道路被堵了——当地一村民因为房屋拆迁诉求没有得到满足,直接在道路上砌了一堵墙。当地政府多次协调没有效果,公司和项目部也多方想办法,都没能解决。

怎么办?钻井生产已经到了关键阶段,就要上旋转导向设备,下一步进行定向水平段施工,可是,工具、材料运上不来。

中原钻井人打井讲究的是一气呵成,况且已经钻至产层,长时间停工存在井眼垮塌和井控风险。

旋转导向设备上不来,我决定采用螺杆定向工艺施工。当时,川南项目的驻井技术人员是江巍。我问他应用螺杆定向工艺成功的把握有多大。他说,有难度,但能成,以前也用螺杆施工,只不过是现在甲方对产层轨迹的控制要求更精确,提前做好轨迹预判就能成功。那就干!

通过反复了解,山外通往井场还有一条小道,只能过小型车。没有钻具,我们就用农用小卡车一点一点地运;罐装的重晶石接替不上,我们就上吨包从小路运;柴油车上不来,我们就用油桶一桶一桶地转送柴油……堵路将近两个月时间,我们没有耽误施工。经过全队的共同努力,三开施工完成,优质产层钻遇率达90%,完全满足甲方的要求。虽说钻进周期有所延长,但节省了旋转导向费用,整体成本节约。

随着中石油市场的不断拓展,川南项目的钻机数量不断增加。2015年3月,公司安排我到川南项目部任副经理,主管安全、生产、装备工作。川南市场,为公司度过钻井“寒冬期”提供了保障,为公司下一步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2019年,我走上项目部党总支书记的岗位。但无论职务如何变动,我始终记得在川西与兄弟们奋力拼搏的日子。那段日子磨炼了我的意志,增长了我的才干,使我在充满荆棘的道路上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,迅速成长。

痛并快乐着,那是我今生最大的一笔精神财富。

至今,我仍然很怀念我的那台“老爷车”、我的那帮钻井好兄弟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